罕见照片,百年成都的真实面目

成都东门(迎晖门)城楼,大约拍摄于1900年。
"天府之国"成都是四川首府,位于四川盆地西部,西南地区唯一的特大城市。中国西南地区的科技中心、商贸中心、金融中心和交通、通讯枢纽。
成都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古蜀文明发祥地。公元前四世纪,开明王朝九世以"一年成邑,二年成都",故名成都,历经4500多年,城址未徙,城名未易。
本期老照片从1900年成都的一张照片说起,娓娓道来成都这100多年来的沧桑与巨变。
这里有百姓的平常生活,有城市的雕梁画栋,每一张照片都记录着这座城市曾经的有过与记忆。
德兰/编辑

成都,城隍庙。约翰 · 伯奇/摄,大约拍摄于1900年。

从南城墙上俯瞰成都南较场。约翰 · 伯奇/摄,大约拍摄于1900年。

成都一位汉族绿营某官员一家。约翰 · 伯奇/摄,大约拍摄于1900年。

成都,四川总督岑春煊(1902-1903在职)。

1908年,成都,望江楼。

1908年,成都,九眼桥。欧内斯特·亨利·威尔逊(英)/摄。

1909年,成都,东大街。罗琳·张伯林/摄。

在成都工作与生活的外国人。照片大约拍摄于20世纪初期。

1911年春,成都青羊宫内,篾梳摊点。

成都,西城门外的一条小路,城墙上是春熙路一家钟表行的广告。照片大约拍摄于1917年左右。

民国初,成都福晋医院。

晚清,成都皇城坝,今四川省科技馆,有毛主席像那个地方,紧靠着天府广场。

1917年秋,成都北门(大安门)城楼涵泽楼。西德尼 ·甘博/摄。

1917年,成都,背家具。西德尼·戴维·甘博/摄。

1917年,成都北门口的挑夫。西德尼·戴维·甘博/摄。

1917年,废墟上搭建的窝棚。西德尼·戴维·甘博/摄。
1917年,驻守成都的川军刘存厚、滇军罗佩金和黔军戴戡为争夺四川,不管百姓的死活,爆发“刘罗之战”、“刘戴之战”使繁华成都毁于一旦。

1917年,成都华西协合大学里的一处建筑。西德尼·戴维·甘博/摄。

1917年,成都挑夫。甘博/摄

1920年,成都,荒芜空荡的科举考场。

1920年,成都,四川军阀。爱德华·威尔逊/摄。

1920年,成都,东大街上的人群。

1929年,成都,四川军人。
自 1924 年熊克武以北伐名义率部出川,其后的 10 年间,国民党基本上在四川丧失了政治影响力,四川政权落入新兴军人的手中。
摄影是阿诺德·海姆(1882-1965),欧洲地质学家。

1930年,成都,一位成都百姓。海姆·阿诺德/摄。

1935年,成都,街头小吃摊。福尔曼·约拍/摄。

民国时期,成都警察局,警员的站姿还是很标准的。

1935年,成都,一对新人的婚礼。

1935年,成都,东大街十字路口。福尔曼·约拍/摄。

成都,姐姐和弟弟,这是南京大学某教授的孩子。大卫·柯鲁克/摄,大约拍摄于1938-1940年之间。

成都,在农舍里躲避空袭的人们。大卫·柯鲁克/摄,大约拍摄于1938-1940年之间。

1941年,简阳县龙泉驿(1960年划归成都管辖),把脉。卡尔·迈登斯/摄。

1941年,简阳县龙泉驿(1960年成为成都龙泉驿区),脚踏水车抽水的两名男子。卡尔·迈登斯/摄。

1941年,简阳县龙泉驿(1960年成为成都龙泉驿区),一位老人在堂屋看书。卡尔·迈登斯/摄。

1941年,简阳县龙泉驿(1960年成为成都龙泉驿区),妇女在厨房做饭。卡尔·迈登斯/摄。

1941年,简阳县龙泉驿(1960年成为成都龙泉驿区),一户人家的卧室。卡尔·迈登斯/摄。

1941年,简阳县龙泉驿(1960年成为成都龙泉驿区),招待来客。卡尔·迈登斯/摄。

1941年,简阳县龙泉驿(1960年成为成都龙泉驿区),镇里街道上川流不息的人群。卡尔·迈登斯/摄。

1941年,简阳县龙泉驿(1960年成为成都龙泉驿区),销售粮食的集贸市场。卡尔·迈登斯/摄。

1941年,简阳县龙泉驿(1960年成为成都龙泉驿区),一位独轮车夫揽到一笔生意,载客送货。卡尔·迈登斯/摄。

1941年,简阳县龙泉驿(1960年成为成都龙泉驿区),木匠师傅在雕刻新婚夫妇用的婚床。卡尔·迈登斯/摄。

1940年代,成都,一群成都青年。

1941年,简阳县龙泉驿(1960年成为成都龙泉驿区),代写书信营生的先生。卡尔·迈登斯/摄。

1941年,简阳县龙泉驿(1960年成为成都龙泉驿区),当地政府官员在审理一男子偷窃案件。卡尔·迈登斯/摄。

1941年,简阳县龙泉驿(1960年成为成都龙泉驿区),某户一家三口。卡尔·迈登斯/摄。

1949年,人民群众夹道欢迎解放军进入成都市。漆奇/摄。

1950年代,成都,人民南路上的四川剧场(图左)。

1950年代,成都,盐市口。

1950年代,成都,春熙路。
春熙路始建于1924年,本是一条窄街小巷,后来人们取《道德经》中"众人熙熙,如登春台"的句子,改名为春熙路以形容这里商业繁华、百姓熙来攘往的景象。

1950年代,成都,新南门城门。

1954年,成都,东城街。

成都七中门前的女学生,这位学生叫李秀香,今年已经76岁了。照片大约拍摄于1956年。

1959年,成都,吃冰棍的孩子。

1959年,成都,小人书店。

1959年,成都,眼镜店烘烤眼镜。

1959年,成都,正在读连环画的少年。

1960年代,成都,盐市口转盘。

1960年代,成都,人民南路。

1960年代,成都,人民北路和一环路交叉路口,左面那栋楼是铁路局,现已拆掉,右侧那片菜地就是现在的万达广场。

1960年代,成都,东门大桥。

1960年代,成都,劳动人民文化宫。

1960年代,成都,人民南路。

1960年代,成都,人民公园。

1960年代,成都,西御街。

1960年代,成都,三道街一民居门口,孩子们在踢毽子。

1960年代,成都,老百货大楼,大概是现在的远东百货位置。

1960年代,成都,春熙路。

1960年代,成都,东御街街口。

1960年代,成都,商业场街。

1970年代,成都人民广场纪念毛主席合影。

1980年代,成都,九眼桥电车站。

1980年代,成都,上水巷

1980年代,成都饭店。

1980年代,成都,喝茶。陈锦/摄。

1980年代,成都,东大街。鲍安华/摄。

1980年,成都,农民们赶往街市上卖猪。布鲁诺·巴贝/摄。

1980年,成都,赶鸭子。布鲁诺·巴贝/摄。

1980年,成都,街边一家餐馆的厨师正在拉面。布鲁诺·巴贝/摄。

1980年,成都,水站。布鲁诺·巴贝/摄。那时,自来水还不能家家到户,用水要到水站去挑水。

1980年,成都,眼镜店。布鲁诺·巴贝/摄。

1980年,成都,科学展览馆前的自行车人流。布鲁诺·巴贝/摄。

1980年,成都,蜀都大道。

1980年,成都火车北站。

1981年,成都,科学展览馆前的行人。

1981年,成都,锦江边的滨江路。

1980年代,成都,人民南路红照壁(对面是天府广场展览馆)。

1981年,成都,洪灾过后修缮安顺桥。

1984年,成都市计划生育宣传教育分中心在农村放映计划生育电视片和幻灯片。

1980年代,成都,天府广场。周筱华/摄。

1985年,成都新华西路,争做文明市民宣传站,几个小学生在路边做宣传。

1985年9月6日,成都,我国开始实行居民身份证制度,一幢大栋前挂着宣传横幅。

1985年,成都,一幅巨大的计划生育宣传牌。

1980年代,成都,骑着自行车的上班族。

1980年代,成都,提督街上的天桥。

1980年代,成都,超锅。

1980年代,成都,小巷。

1990年代初,成都,宽巷子。周筱华/摄。

1990年代,成都,红星路上的邮政亭。刘陈平/摄。

1990年代,成都青年路,西装革履。

1990年代,成都青年路,手拿大哥大通话的美女。

1990年代,成都火车站候车区。

1990年代,成都汽车站,就是现在的新南门汽车站,因为只有那里才有河。

1990年代,成都火车站售票窗口。

1993年,成都太升路,自发形成的通讯一条街。
上个世纪90年代初,通讯方式发展迅猛,BB机、大哥大成了当时有钱人的象征。

1993年夏,成都春熙路,女子一身单薄纱衣,留下一个袅袅的背影。

1990年代,成都沙帽街汽配市场,随着汽车的增加而形成的汽配一条街。

1990年代,成都,孩子们在“抬马马”。

1990年代,成都椒子街,位于成都东门大桥附近,现在已经没有了。
椒子街本来叫“交子街”,据说中国第一张纸币交子就诞生在这里。

1994年夏,成都街头,时尚靓女。

1995年,成都,刚整修后的城边街人行桥一带,现在这里叫锦里中路。
这里70年代前一直是渡口,过河都是坐木船,后来修了钢绳吊桥,80年代修成了水泥桥。

1996年,成都市中心的街景。

1997年,成都,拿手机打电话的美女。

1998年5月,成都,合江亭。李豫龙/摄。

1999年夏,成都红星中路二段,露背装。

2001年11月24日,成都,改造前的天府广场钟楼。李豫龙/摄。

2002年11月7日,成都,改造前的天府广场。李豫龙/摄。

2016年,成都,天府广场。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