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寸之间,展历史之远 | 记世界摄影收藏家陈淳焘



英格丽· 褒曼,1946 年。

时光荏苒,转眼间到了21世纪,在广袤无垠的美洲大陆上,两个华裔已翩然步入世界顶级摄影收藏家的行列,他们是亚特兰大的靳宏伟和多伦多的陈淳焘。彼此素无交往,互不相识,却有着三个相似点:(1)都有浙江背景。靳宏伟生长于上世纪五十年代浙江杭州,1989年留学移民美国;陈淳焘祖籍浙江宁波,生长于七十年代香港,在家跟父母讲宁波话, 1987年留学移民加拿大;(2)都学摄影专业。靳毕业于马里兰艺术学院(University of Maryland),获摄影硕士,陈毕业于安大略谢里登学院(Sheridan College),获摄影学士。(3)都成了世界摄影收藏家,而不是摄影大师。学摄影专业者,似乎摄影上反而难成大器。
靳的摄影收藏是偏向一流摄影家的代表作(靳认为一个摄影大师的代表作一般也就五幅左右),即收藏在质非量。而陈的收藏风格却与靳大相迳庭(陈并非没有实力和条件做靳那样的收藏者,事实上,他也不乏亚当斯、布列松、韦斯顿等二十多位世界摄影大师的作品)。
陈是Inch wide, miledeep(专而精)式的摄影收藏家,原则上只收藏辞世的摄影大师作品,活着的,鲜有兴趣。唯独对肖像摄影大师尤素福·卡什(Yousuf Karsh 1908-2002)是个例外,可谓情有独钟、痴迷不悟。对其收藏是全方位的、长期的、不间断的。凡与卡什有关的都属他收藏之列。据陈最新统计(2015 年),已收藏7000 多件与卡什有关的文物,其中摄影原作4000 多幅,尺寸从4×6 英寸到40×60 英寸不等,多数为11×14英寸,其余有首日封、私人信件、电文、便签、收费价目表、报纸杂志访谈、影室样片、一次性照片、反转片等等,所有藏品大都有卡什亲笔签名。经过25年之努力,陈现已是世界公认的卡什原作收藏最多的私人藏家,同时也是其作品的权威鉴定者。最近他还有了一个新的身份:多伦多艺术和设计博物馆收藏家/ 馆长。

教皇约翰和卡什。


安塞尔 · 亚当斯和卡什。


工作中的卡什。

早在1987年,陈刚到加拿大时,还是个懵懂少年,在麦克迈克尔加拿大艺术收藏(McMichael Canadian ArtCollection)中,平生第一次看到了48 幅卡什作品原作展。该影展对陈的影响是刻骨铭心的,终生不能释怀。一个15岁的孩子得到这样单纯的印象或理解,是真实可贵的。这也是陈收藏卡什作品的原始冲动,它并没有裹缠上唯利主义,即计算或考量的是将来卡什原作增值给自己带来的巨额财富。当然从现在来看,卡什原作增值率确实惊人,例如,陈收藏的卡什宋美龄原作,现有中国收藏家愿出200 万人民币收藏,陈当时(2006 年)花了250 美元。据陈考证:这张原作全世界只有3 张,1 张在Kodak 公司博物馆,另一张在北京图书馆,最后一张在他手里,被陈视为无价藏品,概不出售。诚然,商人逐利而收藏艺术,对艺术的发展无疑是有一定的促进作用,不仅无可厚非,且值得倡导。再说,陈本身就出生于大富商家庭,若为逐利而收藏艺术,也说明他禀赋商业头脑,是个聪明的投资人。然而有趣的是,陈行事做派往往出其不意,让人难以预料,是个不折不扣的另类—他早已公开宣布死后所有藏品捐赠给安大略艺术博物馆(AGO)。“留给AGO。我要钱干什么?我不要。死了会带得走?”陈语调高昂,铿锵有力地说。


愤怒的丘吉尔,1941 年。

温斯顿·丘吉尔,1941 年。

上世纪90 年代是陈事业卓有成效的年代:1992 年陈进入了谢里登学院摄影系学习,卡什给他们上过两次课。难能可贵的是从此陈有幸成了卡什的忘年交。从1992 年到1996 年陈60 多次从多伦多驱车到渥太华与卡什见面交谈,并从卡什手中买了36 幅16×20 英寸原作。陈也总是受到热情好客的卡什盛情款待。据陈回忆,卡什曾对他讲,作为好友,只收$7500 为他照张肖像,且不用排队等候三年才照。陈当时年轻不谙世事,认为自己就是一个愣头儿青,哪好意思享受卡什拍照待遇(英语I’ve been Karshed —是人们得到卡什拍照的光荣说法),再说潜意识里老是认为“贵”了点,照张护照像才$9.90 啊。所以扭扭捏捏的没照。后来想照,为时已晚。卡什说已退掉3000 多个客户的拍照订单,退休了,相机也被博物馆收藏了。值得一提的是卡什给了陈一张清单:某年某月某日照了谁,印放了多少张照片,以及尺寸大小。这成了陈收藏卡什作品的索宝图。


英皇乔治六世,1943 年。

伊丽莎白公主、菲利普王子、查尔斯王子和安妮公主,1951 年。

由于多次和卡什大师面对面地交谈,陈的文化素养和精神境界均大幅提升,理解卡什作品也全面深入。“90 年代是我收藏卡什作品的黄金时代。那时我是一堆一堆的买,而不是像现在一张一张的淘。记得是1995年,我去蒙特利尔星报(1979 年倒闭)档案室,那里有54张11×14 英寸卡什原作要卖,$150.00 一张。我当然没有还价,一口气全买走啦。当时是一位白人姑娘负责点钱,竟有些心慌手乱,不敢相信自己数对了。还有,从多伦多驱车到渥太华去买一位已经退休的卡什工作室暗房师收藏的34幅大尺寸卡什原作,每幅$150.00,当然全买下来啦。那个时候这样的经历很多很多。今时唔同往日啊(陈用粤语讲)”。
陈一边侃侃而谈,一边戴着他的招牌白手套掐着兰花指娴熟地整理着“加拿大人像摄影大师尤素福 · 卡什世界名人摄影展”里的照片。这是继2008 年陈在上海成功举办卡什原作展之后,一次世界规模空前的卡什原作中国巡回展,共有155 幅从5×7 英寸到40×60英寸不同尺寸的原作,其中有政界领导人、演艺界与运动界人士、宗教领袖、画家、音乐家、建筑家、作家、宇航员、科学家、探险家,以及工作中的卡什等等,将在中国十大城市(南京、上海、济南、北京、广州、宁波等地)巡展,时间从2015 年3 月12 日第一站南京江甯织造博物馆起始。这次北京巡展加拿大有些观众买了机票准备前往。


菲德尔· 卡斯特罗,1971 年。

作为摄影史上伟大的肖像摄影家,卡什被誉为“摄影界的伦勃朗”,是2000年版《国际名人录》(InternationalWho’s Who)里唯一列入20 世纪100 位最著名人士中的加拿大人,这其中有51 人卡什为他们拍过肖像。
英国首相丘吉尔怒目而视的照片是二战时期媒体反复制作,曝光率最高的照片之一。它的诞生是摄影史上的一个传奇,也是卡什摄影生涯的转折点。由于拍摄丘吉尔肖像的巨大成功,卡什很快受英国政府邀请、加拿大政府派遣奔赴英国为战时英国领袖们拍摄肖像。之后又被美国著名杂志LIFE签约赴美为战时美国领袖们拍摄肖像。二战结束时,卡什已经奠定了他的摄影国际声誉。


海伦· 凯勒和波莉 · 汤姆森,1948 年。

卡什在世时,很少举办影展,展片往往在24~40幅之间。由于名声显赫,客户遍及世界各地,他们往往要等候3年多才能排上拍照档期。晚年,卡什竟不得不取消3600 多个订单。卡什1955 年的摄影报价单显示:照一张照片的起价费是400.00 加元 (约等于当时加拿大人均2 个月的工资)。而1980 年以后是10000 加币。这还不包括底片和照片材料费、洗印费。在66 年的摄影生涯中,卡什共拍摄335000 多张底片。平均每年8800张。恰似画家吴冠中,卡什也是个完美主义者。吴烧掉百幅以上自己不满意的作品,卡什烧掉十一万张他不满意的底片。卡什对中国人民怀有崇高敬意。生前作了大量努力,准备到大陆办影展并拍摄中国最高执政者毛泽东。由于“冷战”时期的特殊时代背景,加上毛泽东也已重病缠身,卡什最终未能如愿,成为他终生憾事。陈已在2008年圆了卡什到中国举办影展之梦。当时热情的中国观众每天来观展的多达3000 以上人次,厚厚的留言簿几小时就写满了。这次“加拿大人像摄影大师尤素福·卡什世界名人摄影展”由旅加资深摄影师赵祖德任总策划。早在1985年,他就带领中国模特队走出国门演出 ( 这在中国历史上尚属首次) ,取得空前成功。这次卡什原作巡回展,无论从展品数量,展出时间和空间,在全世界都是空前的。


约翰· 格里恩,1969 年。

琼· 贝兹,1970 年。

凯伦· 凯恩,1976 年。

宋美龄,1943 年。

碧姬· 芭铎,1958 年。

格蕾丝· 凯莉,1956 年。

琳达· 哈里逊,1968 年。

索菲亚· 罗兰,1980 年。

文/ Art Huang(加拿大)
Text by Art Huang
图片选自《致敬经典—世界摄影大师尤素福 · 卡什百位世界名人肖像原作展》
陈淳焘藏品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