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照片看懂布列松

看了伟大的街拍女王薇薇安·迈尔的人像摄影,回头再看布列松,又有新的发现。这是之前的一些解读心得,曾在新浪微博连续发布,并被《广州日报》微信刊载,现在集中一次发布。


柏林,西德,1962年。健壮的士兵,残疾的老人,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战争带来的创伤以及东西柏林持续的对立。除此之外,这照片还有构图上的意趣和生命力。这纯属偶然。所有伟大的摄影家捕捉的就是偶然。

帕勒莫,意大利,1971年。动和静,孩子和汽车,这照片的主题仿佛是欢乐……不。因为很少有人见过足够清晰的原作,对背景中的花束、灵车并不清楚。如此一来,这照片告诉你的是:生死。

马杜赖,印度,1950年。关于女人的手-小孩的肋骨-轮辐的对称构图也许你知道,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我们看不到女人和马的头,车、马、女人、孩子都呈现局部,画面中真正有的只是孩子的那只眼睛。表现战乱、苦难的新闻式主题,那不是布列松,他呈现的是更深层次的神秘。

布瓦温森,1952年。布列松的对角线构图源于安德烈·科特兹,但是更为复杂,通过大量的照片你会发现这复杂是:人物的复杂,形状的复杂,光影的复杂,意义的复杂。当这一切被打破(譬如克莱因),你知道,那就是现代的混乱,文明的癫疯。

列宁格勒,1973年。灰白黑,图底关系,明暗对比,这照片最丰富。有人说,小孩白帽子大人黑帽子,小孩深上衣,大人浅上衣,小孩浅色裤大人深色裤,这也太偶然了吧?对,一般来讲,布列松就是要苦等来这样的画面。

皇宫,巴黎,1959年。“如果你的照片不够好,那是因为你靠得不够近。”和卡帕的意思相反,布列松有很多照片都足够远,而且,总是等啊等,终于,有人走进镜头来……(“世界上哪有什么天才,我只是把你们看戏、喝茶、泡妞的时间都用来等我要拍的东西出现罢了。”)

大跃进,中国,1958年。
布列松的摄影除了精湛的构图和神秘的梦境氛围,还常常表现出夸张和戏谑的超现实特征。这张算是比较温和的。

瑞士,1979年。房子就在不远处。整齐排列的圆木向上,不是离房子更近,而是指向虚无的天空。这照片的从容与炉火纯青,真有弗罗斯特诗歌的味道。

萨拉曼卡,1963年。建筑窗的对比,活树和死树的对比,孩子和老人的对比,历史,时间,生死,最终你并不知道这照片要表达的是什么,它如此广泛,却又似是而非——那光屁股的看不见脸的孩子,是已知的谜面,又是永远未知的谜底……

民众,波兰华沙,1956年。布列松并不去简单地拍摄新闻事件,他总会从几何构图的角度煞费苦心寻找不可思议的东西。几何学的抽象性曾赋予摄影异常丰富的内涵,今天,即使是像克莱因那样“烦了布列松”,也依然需要探索摄影的梦境和抽象性。

雅典,1953年。这世上再没有比这更伟大的照片了。建筑摄影,安德烈•科特兹最日常,尤金•阿杰特最客观,贝伦妮斯•阿博特最现代,玛格丽特•伯克-怀特最宏大,但都难以企及布列松的深度。历史-时间,古典-现代,你若仔细观看,还能发现布列松惯有的高傲的嘲讽(从女神到肥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