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做了一个PPT,入围了奥斯卡金像奖


上世纪90年代的一天,德国导演维姆·文德斯在画廊闲逛,他有一个惊人的发现…

维姆·文德斯|Wim Wenders|德国导演、编剧、制作人
曾获得第37届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41届戛纳电影节最佳导演奖,46届戛纳电影节评委会大奖
…2015年柏林电影节授予了终身成就奖。
他被一张照片深深震撼,照片背后有一个签名:
塞巴斯蒂安·萨尔加多。

紧接着,画廊老板从抽屉里掏出一叠照片,都是萨尔加多的作品…文德斯看着看着,泪如雨下。



2007年,文德斯终于见到了萨尔加多。有一天,萨尔加多问文德斯,是否愿意加入一场没有目的地的旅程…

文德斯欣然答应,而这段旅程的产物,就是这部名叫《地球之盐》的纪录片。

壹|劳作

巴西,塞拉佩拉达金矿。当萨尔加多来到这个巨大坑洞边缘时,眼前的一幕,让他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奴隶式的劳作,蝼蚁式的拥挤,恢宏、地狱般的场面令人震撼,古代建造长城或金字塔的场景大概就是这样吧。

萨尔加多说:苦难的人类历史画卷,在我眼前展开。建造金字塔时,建造巴别塔时,挖掘所罗门王的宝石矿时…不就是这个样子吗?




这里没有任何的挖掘机械,只能听见5万人在深坑中窃窃私语。

人们扛着一包包的砂土,爬上高高的窄梯,每人每天要往返50-60次。每天都有人从梯子上摔下去,有人摔死有人摔伤…



这些人里,有大学生、知识分子、工人、农夫…你以为他们是奴隶,其实他们都是自由人。

在这里,没有暴君,没有奴隶主,奴役他们的是:金子。他们背上的每一个袋子里,有可能是砂土,也有可能是一公斤黄金。



萨尔加多说:
他们虽然衣衫褴褛,甚至赤身裸体,但他们仍然具有人的尊严。


贰|饥饿

1984年,萨尔加多参加了无国界医生组织,来到了埃塞俄比亚,亲眼目睹了人类历史上最大的饥荒。


这张照片里的是科普特人,他们来自埃塞俄比亚的北部地区。他们信奉科普特教,一年中必须禁食200多天,即使孩子快饿死了,也绝不违反教规,他们只等待死亡的降临。
在这里,死亡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由于见过太多的死亡,他们的心理有很强的免疫能力,已经能随时接受亲友的离去。

他们年轻的脸庞上,有一双行将就木的眼睛,空洞而无神。

按照科普特教的习俗,身体清洁的死者才能见到上帝,所以他们的尸体被清洗得干干净净,就好像是一份精心包装的礼物。


有一次,萨尔加多和难民们挤在同一辆货车上。他看到这样一幕:两个饿得站不起来的朋友,躺在一起聊家常,就好像是某个周日的下午,他们正坐在树荫下侃大山。

下面这张照片中的孩子是一个孤儿,他手里拿着一把小吉他,破烂的衣衫已经遮不住他的屁股。萨尔加多说:
但请你仔细看看他的姿势,坚定而果敢,他要带着他的狗去远方。

叁|污染

1991年,第一次海湾战争即将结束。伊拉克军队撤出科威特,萨达姆下令点燃科威特油井,滚滚浓烟,遮天蔽日…

来自世界各地的消防员,汇集在科威特,奔向700多座熊熊燃烧的油井。



萨尔加多说:浓黑的烟雾遮蔽了天空,一天24小时都好像生活在黑夜之中。


大地就像是一块烧红的铁板,消防员必须再浇上万顿水,冷却大地,否则石油会再次被点燃。
关上那些喷射中的油井,是一件非常危险,又让人疲惫的一件事情。




照片里这些满身石油的人,是来自加拿大卡尔加里的消防员。他们有一辆漂亮的红色消防车,每天晚上回到驻地,他们都会把车刷洗得干干净净,但第二天一大早,他们又开着漂亮的消防车重返油田…



肆|死亡

1994年,卢旺达总统的专机,被导弹击落。卢旺达境内乱成了一锅粥,胡图族人对图西族人展开了血腥屠杀。80-100万人死亡,死亡人数占当时世界总人口1/5000以上。

下图是一颗手榴弹爆炸后的场景,没被炸死的,也会被乱刀砍死。

有一条直达卢旺达首都基加利的公路,150公里的路程里,堆满了尸体,被称为:死亡之路。

有些人逃到了教堂里,以为凭借上帝的力量,能够逃过一劫。

学校里的孩子,也没能逃过劫难。这间教室黑板上的字迹依然清晰,但孩子们都变成了累累白骨。

更多的卢旺达人则四处逃散,他们逃往坦桑尼亚、刚果…一切能够靠双腿抵达的地方。


途中的难民营,短短几天时间,就能聚集上百万难民。这导致水源、食物缺乏,疫病频发…

在这里,死神挥舞着巨大的镰刀,像割草一样收割人命。尸体堆积如山,来不及处理,又诱发出更多疫病,导致更多人死亡…形成一个周而复始的死亡循环。



在下面这张照片里,一位父亲正在送别自己的孩子,他要把尸体丢到“山上”,他神情自若,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每天至少有12000-15000人死亡。人们无法安葬所有的死者,他们用一辆法国军方的铲车,把尸体铲到一起,十来个人一堆,再挖土掩埋。



萨尔加多说:
所有人都应该看看这些画面,看看我们同类的遭遇。世间有一种凶残至极的野兽,名叫人类。

这张照片中,最右边的孩子即将死去。透过看他的眼睛,你就能看得出来。
伍|归来

离开卢旺达,萨尔加多感觉自己即将崩溃了。萨尔加多说:
我看见了太多黑暗,我的灵魂病了,我不再相信所谓人类的救赎。

他不再相信自己的相机,他甚至开始质疑自己所扮演的角色。

萨尔加多说:那段时间,和妻子做爱,没有精液射出,只有血。

医生告诉萨尔加多:你的前列腺没有问题,但你正在死去,你必须停下来。

萨尔加多带着妻儿,回到了家乡巴西艾莫雷斯。
萨尔加多发现,儿时的农场已是物是人非:父母老了,森林河流环绕的田园变成了干涸的荒漠。

萨尔加多决定和家人一起,把这里种成一片森林。他成立了环保组织“泰拉研究所”,经过十年努力。他们共种下了两百多万棵树木,重现了森林。

他在人类那儿丧失的信心,在大自然这儿找了回来。

陆|创世纪

萨尔加多再度拿起了相机,但他已经不能再拍摄苦难中的人类了。他走向了大自然…

萨尔加多说:我最初的想法,是拍摄一个关于环保的主题。但后来我发现,地球上有一半区域都停留在创世纪时的状态,我决定向这个星球致敬。
这个新的拍摄项目叫:创世纪


很多朋友都劝萨尔加多:你是社会纪实领域的一流摄影师,为什么要闯进风光摄影和动物摄影的领域?

萨尔加多回答道:
因为这些领域,不会有人类苦难、残杀和死亡。

萨尔加多来到达尔文曾经考察过的地方:加拉帕戈斯群岛。他在这里向大自然学习,用镜头去感知达尔文的进化论。

有一天,他遇到了一只巨大的海龟,萨尔加多说:
它仿佛是一位老人,有一种无声的威望。当年达尔文来到这里时,它已经是一只成年龟了,说不定它还见过达尔文呢。


萨尔加多说:你看,这张海鬣蜥的脚,让人想到中世纪武士的手,以及盔甲上的鳞片。看着这张照片,我仿佛觉得海鬣蜥是我的表亲,我们最初都是由相同的细胞进化而来的。


这是一个长达十年的拍摄计划,萨尔加多的足迹踏遍了世界各地。萨尔加多曾经乘坐轻型飞机、直升飞机、渔船、独木舟、热气球…萨尔加多尽情捕捉自然、动物和原住民令人窒息的美。




这部纪录片《地球之盐》,用简单得类似于PPT播放的方式,向世人展示了大量萨尔加多的摄影作品。豆瓣得分9.1分,入围奥斯卡金像奖最佳纪录片奖。



但一些艺术评论家认为,萨尔加多的作品“过于唯美”,批评他利用处于极端困境者的遭遇来对观众进行“情感勒索”是“煽情的偷窥主义”。

对此,萨尔加多的解释是:
这些苦难的人并不丑陋,我以尊敬的心情审视被摄物。



马里女人|1985年|因沙尘暴和慢性感染逐步造成这个女人双目失明
在《地球之盐》的结尾处,萨尔加多回到了自己的家园。这个男人用他一生的时间,让我们看尽了世间的丑恶,最后又回归美好。在他种下的森林里,已经出现了一千多眼泉水,250万棵树木,就连美洲豹都在林中现身…

现在这片森林已不仅仅属于萨尔加多一家,它被巴西政府规划为国家森林公园。萨尔加多坐在一棵大树下对我们说:
当我过世之后,这片森林将恢复为我儿时的模样,这就是我一生的故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