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码时代当道,为什么还会有人看好冲洗照片的生意?

  最近,上海 10 CORSO COMO 举办了一个题为“BlackOut”的摄影展,展出德国摄影师 Ellen Von Unwerth 的 30 幅作品,时间持续到 11 月 19 日。Ellen Von Unwerth 是当今最具代表性的时尚摄影师之一,她总能拍摄出女人俏皮、性感、野性的一面。

  上海 10 CORSO COMO 的展览空间不大,与酒吧及餐厅一同占据商场顶层。踏入场地,一系列大幅黑白摄影作品便呈现在参观者眼前。Ellen Von Unwerth 的作品素来有很强的戏剧张力,带着故事性,在这次展览中也是如此。

  “我们想要在这个展览中探索更多人类的情感与情绪。”展览主办方 Memorieslab 的联合创始人 Raymond Shi 这样解释道。

  有意思的是,这个叫 Memorieslab 的公司并不是策展公司,也没有博物馆之类的背景,它是个“影像实验室”。所有照片都由它们自己冲印完成,并最后装裱、展出。照片输出方来主办展览,算不得十分常见的事。

  在数码时代, Memorieslab 做的是非常小众的生意——他们用传统手工冲印技术来印照片,为客户提供高质量的冲印产品与服务。但他们没有实体的店面或“实验室”,客户只来自有限几个圈子,多由摄影师和摄影爱好者维系。

数码时代当道,为什么还会有人看好冲洗照片的生意?

数码时代当道,为什么还会有人看好冲洗照片的生意?

《Blackout》展览现场

数码时代当道,为什么还会有人看好冲洗照片的生意?

所展出的照片由 Ellen Von Unwerth 拍摄

数码时代当道,为什么还会有人看好冲洗照片的生意?

所展出的照片由 Ellen Von Unwerth 拍摄

  品牌的两位创始人,双胞胎兄弟 Andy Shi 和 Raymond Shi 很年轻,只有 23 岁,2013 年大学毕业后就一同创立了 Memorieslab。创业很大原因是出于对摄影的热爱,另外他们认为,传统冲印照片的记忆不该被遗忘。

起 Memorislab 这个名字,意思其实很直接,说的就是他们做的事带有试验性,是通过影印照片来“创造回忆”。“我们的产品蕴含人的情绪。每一盒照片都有规定数量的,只有 12 张或 24 张,我们的做法是让用户来创作他们自己的叙事。在其他照片输出方那里你可以冲印出一百张照片,但那些都是没意义的,因为其中没有情节,没有故事。”Raymond 接受《好奇心日报》采访时说。

Raymond 是双胞胎中比较内敛的那个,戴着黑框眼镜,说话声音很柔和。在平时的工作中,他更多是参与品牌策略、长期规划、创意过程等更重要的决策。而整个公司日常的管理与运营较常由 Andy 做主。两人都认为 Andy 比较开朗外向,他身上也更有种酷劲儿。

兄弟俩虽然性格不同,但都喜欢摄影,都将黑白摄影视为最爱。于是两个人组成了 Memorieslab 最早的团队,并且在一开始就很明确,自己的照片要有很好的内容与设计。

最先做的是一个照片礼品盒,两人自己冲印出高质量的照片;他们把第一批产品放到网上发布,又给网络上的 KOL(指关键意见领袖)发邮件介绍自己的产品,邀请他们关注。这些人中有摄影师,也有文化艺术圈内的名人,他们随后参与进来,通过 Memorislab 冲印自己的照片并把照片分享在 Instagram 上。在名人效应与社交网络的传播下,实验室凭着做手工冲印这一大特点,渐渐也有了名气。在研发了摄影产品和冲印服务之后,他们现在又上线了“在线暗房”和“在线艺廊”。

数码时代当道,为什么还会有人看好冲洗照片的生意?

部分产品

  随着数字摄影兴起、更多摄影师选择拍摄数码照片和数码打印输出,传统暗房逐渐式微,更多存在于大学校园和专业的摄影工作室。这是整个世界范围内的现状。

  2010 年,英国摄影师 RichardNicholson 曾进行过一项名为“Last One Out”的摄影调查项目。他从 2006 年开始出入于伦敦各大照片冲印机构和个人影像工作者的暗房,自己拍摄记录下伦敦现存暗房的种种样貌。他当时看到的事实是,可供全面影像服务的专业暗房不多,只有 Bayeux、Michael Dyer Associates 等几家公司。而这个项目开始五年后,其中一部分暗房就已半途关闭。

  在中国,情况也类似。熟悉摄影行业的业内人士吴三毛(化名)告诉《好奇心日报》,目前国内的摄影工作室主要业务分别有几种:只做拍摄不提供照片打印,提供拍摄服务和场地(摄影棚),以及照片输出。但是就照片输出而言,真正生存得好的还是婚纱影楼和专门做广告摄影的工作室。

  吴三毛说,暗房现在还能在一线城市的部分传统照相馆看到,他们可能会设有暗房部门。但以暗房冲印为生意的,很少,并且大多是爱好摄影的人当成副业来做。以北京为例,因为城市的成本太高,做暗房的多在怀柔、顺义这样的郊区,面向的也都是较专业的摄影师、艺术家,而非普通摄影爱好者。

  和现在数码冲印直接用打印机打印照片不同,从 1800 年代就开始使用的传统手工冲印技术工序更复杂,成本也更高(尤其是时间成本)。为了处理对光极为敏感的胶卷和相纸,你需要一个完全黑暗的房间,这样不会造成它们曝光,还要配备专门的照明器材。冲印经过胶卷显影、定影、烘干,并将胶卷上的影像用放大机放大,最后把影像印在相纸上。

  所有的照片都只能一张张进行冲印,每张都要花上近半个小时。在这个过程中,你还需要投资到胶卷、显影药水和相纸上。

  尽管成本高,但由于胶片摄影能够在影像上更好地反应出事物的明暗,图像更细腻自然、有层次感,摄影爱好者们还是喜欢用胶片摄影和手工冲印照片。Memorislab 面向的就是这样的客户,大多为专业摄影师,大众消费群则是追求照片质量的摄影爱好者。

作为一个基于在线服务的影像实验室,Memorieslab 开发了“在线暗房”,用存在超过百年的传统技术来冲印数码底片,即是说,用上述手工冲印的方法把手机、数码相机里的照片给冲印出来。

因为定位为高端影像,他们还做铂金印相、黄金印相这样的产品。这些也见于现在国内的商业暗房中:铂金印相的质量、成本和利润都更高。与普通黑白照片采用银盐制作感光涂料不同,铂金照片用铂金作为感光涂料涂在相纸上。这种材料拍出来的照片更稳定持久,颜色细腻而层次更丰富。

Andy 和 Raymond 认为 Memorieslab 提出的这些概念可以吸引人,大家的接受度也挺高。“(在线暗房)这个概念对我们的客户来说非常新,但听说可以用它来做铂金印相、黄金印相,这些甚至专业的摄影师都没听过,所以他们对这样实验性的东西都很感兴趣。”Andy 说。

客户多是关注艺术摄影的摄影师,平时 Andy 和 Raymond 又常与音乐人、艺术家、自由创作者等一起相处,在这个文化艺术的小圈子里,Memorieslab 开始被视为挺酷的一件事。

  他们还联合美术馆和艺术家、摄影师办展(线上、线下都有),推广摄影,也推广自己。比如今年早些时候还、与 10 CORSO COMO 和纽约知名摄影师 Nick Waplington 合作,办了一场《亚历山大·麦昆:创作的过程》摄影展,记录麦昆生前最后一场时装秀的台前幕后。

数码时代当道,为什么还会有人看好冲洗照片的生意?

数码时代当道,为什么还会有人看好冲洗照片的生意?

《亚历山大·麦昆:创作的过程》摄影展

  这次Ellen Von Unwerth 的摄影展中,30 幅黑白照片讲述了女主角 KasiaStruss和 Maaike Klaasen 在加利福尼亚沙漠经历突然失忆的故事。从混沌、失控,到希望与复活,一个关于回忆的故事很清晰地从照片中传达出来。作为观者,你能感到其中的情绪,比如焦灼和创伤。

数码时代当道,为什么还会有人看好冲洗照片的生意?

数码时代当道,为什么还会有人看好冲洗照片的生意?

数码时代当道,为什么还会有人看好冲洗照片的生意?

数码时代当道,为什么还会有人看好冲洗照片的生意?

数码时代当道,为什么还会有人看好冲洗照片的生意?

《Blackout》所展出的部分摄影作品

  胶片和暗房的生意不缺消费者,他们或许是为情怀和怀旧而来,也可能因着生活方式的改变,有了对生活质量更高的追求。但说要做大或者“复兴传统”,这确实不是件易事。尽管如此,Andy 和 Raymond 还是相信自己有市场,毕竟,艺术摄影在国内的接受度在变大,艺术品市场也比以前更受重视。

  “如果不乐观,我们现在就不会做这个了。”Andy 说。

题图来自:Beautyscene

文中图片来源:Memorieslab,现场拍摄

关注我们: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西部摄影在线官方微信(baophotovest)

qrcode_for_gh_6e2c18dfa2b5_258

  •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互联网,于2年前,由baos整理发表,共 3161字。
  • 原文链接:点此查看原文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