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姬·古根海姆:“我不是收藏家,我就是一座美术馆。”

本文内容源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和所有传奇人物一样,佩姬·古根海姆这个叛逆不羁的女人,有着各种传奇的故事。她的家族背景、人生经历,包括几次爱情与婚姻,都是人们津津乐道的猎奇故事。不过最令人赞叹不已的还是她的艺术收藏。

她留给后人的收藏几乎涵盖了20世纪所有重要艺术流派及代表艺术家,她更是美国抽象表现主义艺术家波洛克最早的推动者。如今,人们不仅喜于回顾佩姬不羁的一生,更将她视作20世纪最富远见的收藏家之一。

忧伤的童年

佩姬很爱自己的父亲,却绝望地发现父亲的情人接连不断

1898年8月26日,佩姬出生在纽约的一个瑞士裔犹太家族——古根海姆家族,出生时名为玛格丽特·古根海姆。佩姬是父亲送给她的小名,索罗门则是佩姬的舅舅。

古根海姆家族是20世纪初期美国著名的冶金工业家族,1918年家族财富已排名美国第二。尽管出生环境十分优越,佩姬依然认为自己的童年十分不幸,她曾在传记中写道:“我的童年一点也不快乐,甚至没有任何愉快的回忆。”

佩姬的父亲本雅明是古根海姆家族八兄弟之一,经常在海外经商,情史不断,佩姬的母亲则出生于纽约银行世家。年幼时,佩姬与父母曾搬到纽约72街,与洛克菲勒家族互为邻居。佩姬很爱自己的父亲,却绝望地发现父亲的情人接连不断。1912年2月14日,佩姬的父亲乘坐著名的铁达尼号遇难时,仍与情人在一起旅行。

佩姬并非如众人所以为的是一名继承丰厚家业的富家女

事实上,佩姬的父亲在去世前,经济状况已经十分糟糕。1911年,本雅明搬到巴黎生活,名义上是为了打理与埃菲尔铁塔升降机有关的生意。然而,本雅明的生活挥金如土,实际上却是自己的兄弟们在悄悄买单,这一切都不为佩姬及她母亲所知,当时的佩姬住在纽约圣瑞吉大道一间十分宽敞的公寓中。

最终,母亲发现真相,悄悄保留了自己的财产,带着几位仆人搬到一间租金更加便宜的公寓。佩姬的父亲遇难后,他的财产所剩无几,根本没能为自己的家庭留下什么。因此,佩姬并非如众人所以为的是一名继承丰厚家业的富家女。

佩姬的不羁性格据说受到一位高中老师的影响。毕业后,佩姬试图学习一些生存技能,在尝试了打字和速记后还是放弃。1916年,她搬至公园大道开始独自生活,但性格上的反叛已日益显露。出生犹太家庭,佩姬曾在十分重要的犹太教赎罪日跑去买家具,结果母亲拒绝为她付账。

1919年,佩姬21岁,终于继承祖父去世后留给她的财产,这并非一笔巨额遗产,但还是给予佩姬经济上的独立。

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之际,佩姬获得了一份为新士兵采购制服的工作。1919年,佩姬21岁,终于继承祖父去世后留给她的财产,这并非一笔巨额遗产,但还是给予佩姬经济上的独立。

佩姬立刻与未婚夫分手,并开始横穿美国旅行,从尼亚加拉大瀑布一直到墨西哥边境。1920年冬天,她终于对旅行感到厌倦,并开始打算为鼻子整形。许多传记中都曾提到,佩姬痛恨自己的长相,尤其是鼻子。她从小就感叹自己长得不够美丽,不会有人爱她,因此,对美的追寻也成了她毕生的梦想。后来,佩姬确实做了鼻子整形手术,但并不十分成功。

此后,佩姬还做过牙医助手的工作,又来到一位亲戚的书店帮忙。在那里,佩姬戴着珍珠项链、穿着昂贵的外套为书店扫地,整理书籍,并因此结识了一批来自欧洲的先锋知识分子,也开始了解现代艺术。应当说,此时的佩姬对文学与艺术了解尚浅,一次在摄影师阿尔弗雷德·斯蒂格雷茨(Alfred Stieglitz)家中,朋友把一幅抽象画拿给佩姬,佩姬还不晓得应该从哪个角度来看。但也正是在这家书店,佩姬发现了她的新“爱人”——欧洲。

巴黎的波西米亚时光

佩姬年轻、富有,个性热情又活泼,同时对艺术有着浓厚的兴趣,这让她在文艺圈中如鱼得水。

佩姬来到巴黎时年仅23岁,在这里,她着实度过了一段自由奔放的时光。她渴望了解一切,感受一切。

1920年代的巴黎充满波西米亚气质,是大西洋两岸知识分子向往的文化之都,夜夜笙歌的艺术家与文学家们将巴黎渲染成一派战后的迷离繁荣。

佩姬年轻、富有,个性热情又活泼,同时对艺术有着浓厚的兴趣,这让她在文艺圈中如鱼得水。

她与著名爱尔兰诗人詹姆斯·乔伊斯(James Joyce)一家共进晚餐,从高级定制鼻祖保罗·波烈(Paul Poiret)的工作室购置裙装,请达达主义的奠基人、先锋摄影大师曼·雷(Man Ray)为她拍照,结识了意大利贵族玛切萨·路易莎·卡萨提 (MarchesaLuisa Casati),与当时还住在贫民区的未来艺术大师马塞尔·杜尚(Marcel Duchamp)发展出一段风流韵事,就连著名剧作家萨缪尔·贝克特(Samuel Beckett)都曾与她有过昙花一现的情缘。

艺术家雷曼1924年为佩姬拍摄的照片

佩姬与作家劳伦斯·威尔(Laurence Vail)相遇并结婚,在蜜月旅行中,佩姬认识了伯爵夫人路易莎·卡萨地(Luisa Casati),后者是一位米兰工业家的女儿。三十年后,正是路易莎将自己在威尼斯未完成的公馆卖给了佩姬,成为佩姬的宅邸,并在那里展示自己的收藏——也就是我们今天参观的威尼斯古根海姆博物馆。

佩姬的第一任丈夫劳伦斯虽是作家,偶尔也作画,却是一个十足的酒徒。佩姬在自己的传记中将之讽刺为“波西米亚国王”。两人新婚不久便不断争吵,劳伦斯还曾把果酱泼在佩姬头发上。但最让佩姬受不了的是劳伦斯在街上殴打佩姬。佩姬在传记中曾回忆道:“有一次他把我摁到浴缸的水里,我几乎要窒息过去了。”

佩姬·古根海姆自传封面

虽然这场婚姻并不愉快,佩姬与劳伦斯还是有了两个孩子。当时住在法国的佩姬为了不让自己的孩子将来服兵役,不得不来到国外生产。因此,佩姬的大儿子麦可(Michael Cedric Sindbad Vail)1923年出生在英国,而小女儿佩金(Pegeen)则于1925年出生在瑞士。佩金后来也成为一名画家,却不幸早亡,为佩姬的一生平添了痛苦。

从伦敦到威尼斯:佩姬·古根海姆的美术馆之梦

1928年,佩姬与一名英国作家约翰·赫尔姆斯(John Holms)相遇,并来到伦敦与他一起生活。约翰已婚,并且酗酒,但以颇具天分著称,虽然其生平只出版过一本小说与一本诗集。约翰成为佩姬的精神导师,在约翰的指引下,佩姬开始了解普鲁斯特、塞利纳和莎士比亚。

这段时期,佩姬也在与劳伦斯争夺子女的抚养权,佩姬最终获得女儿的抚养权,并于1930年与劳伦斯离婚,然后与约翰返回巴黎。可是约翰酗酒过量,1934年死于一场外科事故。

人们相信佩姬曾疯狂的爱着约翰,而佩姬则在处理了他们共同居住的巴黎公寓后,在回忆录中淡淡写道:“我最终感到释怀:与约翰的生活从此不再留下任何痕迹。”

佩吉在纽约MoMA(现代艺术博物馆)

1936年,佩姬认识了另一位作家道格拉斯·加尔曼(Douglas Garman),佩姬鼓励道格拉斯放弃其他活动,专心写作,但是道格拉斯的共产主义情结却吓坏了佩姬,佩姬很快与他分道扬镳。

1937年,佩姬的舅舅索罗门·古根海姆在艺术顾问希拉·瑞贝(Hilla Rebay)的建议下,在纽约成立了古根海姆基金会,专门进行现代艺术收藏。

于是在1938年,佩姬也在伦敦成立了自己的画廊——“青年古根海姆画廊”(Guggenheim Jeune),并以法国导演、诗人让·考克托(Jean Cocteau)的绘画作品作为画廊开幕首展的主要内容。

从此,佩姬才算真正走上了收藏之路。

画廊的第二个展览即是瓦西里·康定斯基(Wassily Kandinsky)在英国的首场个展。

佩姬·古根海姆与艺术史家赫伯特·里德

1939年,佩姬关闭伦敦的画廊,并开始与艺术史家赫伯特·里德(Herbert Read)筹划建立美术馆的相关事宜。

这个计划虽以失败告终,但佩姬用筹建美术馆的资金购买了大量毕加索、米罗、马格利特、达利等人的作品。

她选艺术品的眼光十分毒辣,而且擅长抓准时机。

佩姬·古根海姆与画家在一起

二战打响之际,趁艺术家纷纷抛售作品以套现逃命之际,佩姬给自己定下了“日入一画”的目标,每天奔波于艺术家的工作室,将感兴趣的作品全部收为己有。

她一改之前的阔绰,规定自己购买作品绝不超过10000美元,大部分作品都直接从艺术家工作室购得,有的价格甚至低于1000美元。为了低价收购收雕塑家康斯坦丁·布朗库西(Constantin Brancusi)的画,佩姬甚至不惜与他上床。

佩姬·古根海姆的耳环,左边一只根据唐吉超现实主义画作设计,右边根据考尔德的雕塑设计

40年代初,佩姬回到美国,在纽约开设了带有美术馆性质的画廊,取名“本世纪的艺术”(Art of This Century)。在这一画廊的开幕式上,佩姬分别带上了超现实主义艺术家伊夫·唐吉(Yve Tanguy )和考尔德设计的耳环,以示对超现实主义和抽象艺术的同等热爱。

戴着唐吉耳环的佩姬

佩姬对于自己所喜爱的艺术品可以一掷千金,当碰到需要资助的贫穷艺术家,她不但出资相助,还为他们找地方办展览。

美国抽象表现主义绘画大师杰克逊·波洛克(Jackson Pollock)遇到佩姬的时候,还是一个油漆工出身、酗酒成性的失意画家。2015年威尼斯双年展期间,古根海姆美术馆所有展品都来自杰克逊·波洛克,每幅作品都以百万美元计,而资助这位艺术家并将他推上历史舞台的,正是佩姬。

佩姬·古根海姆与杰克逊·波洛克

1943年,波洛克还在非具象绘画博物馆(Museum of Non-Objective Painting,古根海姆美术馆前身)做维修工时,佩姬就与他签订了4年的合同,使他得以全身心投入绘画工作。

到40年代中期,波洛克从早期受超现实主义等影响的创作方式完全转变到抽象绘画的领域。当二战结束后,佩姬重新回到法国展示波洛克作品时,波洛克已经成为她最为自豪并拥有完整体系性收藏的艺术家。

佩姬·古根海姆与波洛克的作品在一起

1950年,佩姬在威尼斯的科雷尔博物馆(Museo Correr)组织了波洛克在欧洲的第一场个展。

此后,佩姬没有回到法国,而是选择了威尼斯大运河边的迎狮宫为她的寓所。而威尼斯双年展也将一座完整的宫殿交予佩姬,希望她展出自己的藏品,佩姬欣然应允,展览也大获成功。在随后的30多年里,佩姬和她收藏的大量艺术品都以威尼斯为家。

1948年,佩吉选择威尼斯大运河边未完工的18世纪维尼尔公馆作为自己的宅邸,在这座雪白的大理石单层宫殿中,佩吉安置了自己的家和收藏作品。

与此同时,来自大洋彼岸美国的邀请也不期而至。

佩姬的叔叔索罗门成立了古根海姆美术馆,虽然索罗门对自己的侄女并不是那么待见——一方面是因为佩姬放荡不羁的私生活让索罗门看不惯,另一方面,索罗门的艺术顾问与佩姬的艺术倾向并不完全一致,但佩姬的收藏最终还是战胜了这些不愉快。

佩姬也答应了自己叔叔的邀请,但是提出了极其苛刻的要求,她要展示每一件作品,并要求对她提供的展品不得做任何调整和删减。最后双方还是达成了妥协,展览大获成功,佩姬也因此成为美国、欧洲乃至全世界家喻户晓的先锋艺术收藏家。

 

佩姬·古根海姆美术馆位于威尼斯大运河岸边

也因为此次展览,促动了古根海姆基金会收藏佩姬藏品的念头。这批藏品在当时的价值已经达到了3000万美元,为了更好地保存自己的作品,佩姬最后还是同意与她的叔叔合作。

1976年,佩姬向古根海姆基金会捐献了她所收藏的300件艺术作品,但条件是这批作品必须保留在威尼斯。

1979年,佩姬过世前不久,她的藏品交由古根海姆基金会打理。

“我不是收藏家,我就是一座美术馆。”

诚如佩姬所言:“我不是收藏家,我就是一座美术馆。”她的藏品几乎全面覆盖20世纪欧洲和美国的各个重要流派和艺术家之作,使威尼斯的佩姬·古根海姆美术馆成为欧洲最重要的现代艺术博物馆之一。 佩姬在艺术史上的地位也就此得到了确认。

文字来源

《佩姬·古根海姆的传奇》作者/何蒨

《我不是收藏家,我就是一座美术馆 》来源/北京文艺网

《佩姬·古根海姆的世纪收藏之路》来源/艺术中国

《从叛逆到经典——佩姬·古根海姆的收藏人生》来源/艺术银行

图片来源 网络

大藏嘉 整理编辑

关注我们: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西部摄影在线官方微信(baophotovest)

qrcode_for_gh_6e2c18dfa2b5_258

  •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互联网,于2年前,由baos整理发表,共 4870字。
  • 原文链接:点此查看原文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