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话 | 被冲上岸的人

一名3岁男孩的尸体漂上土耳其海滩,成为欧洲难民危机中的“最揪心画面”,激起全球民众的怜悯。而这名名为阿兰·科迪的孩子,仅仅是殒命地中海的众生中的一个;就算幸运地渡过那片海,漫漫长路才刚刚开始。

二战后,难民问题常年萦绕着欧洲各国。但近两年北非战乱,特别惨无人道的伊斯兰国步步逼进,北非人的家乡成了地狱。人们纷纷放弃了故乡的一切,举家前往欧洲寻求安宁。今年1至8月,已有30多万名难民和非法移民经地中海进入欧洲,超过去年总和,其中80%来自叙利亚。阿兰·科迪一家,便是其中一个。图中所示,是大多数叙利亚难民的偷渡路线。

希腊-马其顿-塞尔维亚-匈牙利是偷渡客前往欧洲的“黄金路线”。图为当地时间2015年6月10日,土耳其边境,众多叙利亚难民争先抢后进入土耳其境内,警方利用水炮控制秩序。

图为当地时间2015年8月22日,土耳其伊斯坦布尔,两名被认为是难民的女子在街上乞讨。

2012年,希腊曾在希腊与土耳其的边境一带修成了10多公里长的铁丝网,难民转而从海路进入希腊。图为当地时间2015年9月3日,希腊莱斯博斯岛,一艘坐满难民的皮艇。

死亡阴影一直笼罩着偷渡者。国际移民组织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已有超过2300名偷渡者命丧地中海。虽然偷渡之路危机重重,但这丝毫没有减弱偷渡者进入欧洲的热情。图为当地时间2015年8月27日,利比亚一个港口,人们打捞失事偷渡船上的难民尸体。

许多“蛇头”开始借此发“难民财”。他们收取高达数千美元的人头费,向渴望抵达欧洲的人们派出超载的船只(一艘原则上只能乘坐6名乘客的皮艇,往往塞上20人)。图为当地时间2015年8月22日,希腊莱斯博斯岛,一艘偷渡艇安全抵达。

许多难民冒着生命危险,不惜千辛万苦抵达了欧盟,但他们并不想在第一个入境的国家,例如希腊、意大利或是匈牙利等国申请难民,他们的最终目的地是去德国或是北欧那些更富裕的国家。图为当地时间2015年8月27日,希腊与马其顿边境,排队等待从希腊进入马其顿境内的难民。

这些不顾一切的叙利亚人,与那些因贫穷而偷渡的人不一样——他们许多是中产阶级,在炮火中,曾经宁静富足的生活被抛在了脑后。图为当地时间2015年8月28日,匈牙利Roszke附近,大批叙利亚移民穿过匈牙利和塞尔维亚边境的铁丝网,进入匈牙利境内。叙利亚移民遗留在边境处的结婚照。

一直以来,各国多采用疏导政策来解决难民问题,即鼓励难民快速过境并流动到其他欧洲国家。然而爆炸性增长的人数让这些国家的管理和安置移民工作日益繁重。他们不得不控制难民入境人数。图为当地时间2015年8月22日,希腊与马其顿边境,一名在推挤中跌倒的女子。

面对大量难民涌入,小国马其顿顶不住压力了——总统曾宣布在部分边境地区实施紧急状态。随后,军方开始在边境安置铁丝网,加强入境审查,并禁止难民入境。再之后,警方使用催泪弹驱散试图强行过境的难民,一些人在冲突中受伤。图为当地时间2015年8月22日,希腊与马其顿边境,一名穿越边境时受伤的女孩。

通往西欧的前路受阻,大批难民在途中滞留下来。这些难民大多面临无处安身、衣食不保、医疗无保障等问题,虽然国际人道主义救援团体能提供一些援助,但远远不及实际需求。图为当地时间2015年9月3日,塞尔维亚与匈牙利的边境,一名男孩烤玉米充饥。

图为当地时间2015年8月28日,塞尔维亚与匈牙利边境,一对年轻的父母抱着孩子越过边境的铁丝网进入匈牙利。

图为当地时间2015年6月25日,匈牙利,几名难民在路边躲雨。

图为当地时间2015年9月3日,匈牙利布达佩斯的火车站,警察与一名男子上演争夺大战。男子为了保护自己的妻儿不被送往难民营,与警方发生争执,一家三口在铁轨上被警察拉扯。原本,一家三口登上了开往奥地利的火车,但这列火车在一个小镇被警方拦住,警察计划将车上的难民赶下车并送往难民营。

当地时间2015年8月28日,奥地利警方在奥地利东部靠近匈牙利的边境处发现一辆卡车,卡车内有逾71具尸体,而这71具尸体被证明全是难民。图为当地时间2015年9月2日,德国波鸿,为了纪念死去的71名难民,71名本地市民在一辆卡车里体验偷渡的艰辛,呼吁人们关注难民。

难民涌入,同时给西欧各国带来巨大的经济负担,不少欧洲民众的排外情绪被激发。图为当地时间2015年8月28日,法国巴黎,一座大桥下的难民帐篷。

法国北部的加莱成为面对难民潮冲击的“前线”之一,非法移民经常试图闯入连接英法的英吉利海峡海底隧道,伺机偷渡。而海峡对岸的英国,则有着较为严格的难民政策,不容易抵达。图为当地时间2015年8月15日,法国,几名难民试图通过英法隧道进入英国。

德国是欧盟最大的难民接收国。德国内政部预测,今年总共将有约80万难民进入德国。许多热心德国人提倡向难民们身出援手,比如提供家中多余的房间给难民家庭居住,帮助他们融入当地社会。图为当地时间2015年8月20日,德国米尔海姆,历经万难的一家三口搬进当地人为他们腾出的“难民之家”。

 

这场愈演愈烈的难民悲剧,终于因叙利亚男孩阿兰·库尔迪之死达到悲剧的顶峰。图为阿兰的遗体被土耳其救援队员抱走。同日,面对国际国内巨大舆论压力,英国、奥地利和德国政府表示将允许更多难民入境。在这之前,有更多魂断地中海的不知名难民;而在这之后,则是更多赶赴逃亡路的难民。他们蹒跚的脚步,将深刻地改变欧洲。

关注我们: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西部摄影在线官方微信(baophotovest)

qrcode_for_gh_6e2c18dfa2b5_258

  •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互联网,于3年前,由baos整理发表,共 2216字。
  • 原文链接:点此查看原文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