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校长私藏的不许可照片

这本相册属于东京一所小学校长所有,内容恐怖至极,甚至还有数张不许可照片。2014年一组名为侵华日军不许可的图集在各大网站疯传,十张左右非常犀利的反映出侵华战争最残酷一面的照片,震撼了全国网民。这本相册里的不许可照片,虽是战时翻拍,可是其价值的确难以估量。作者|邹德怀(图片及文字版权归网易新媒体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信息)(来源:网易新媒体)

图为相册中一张翻拍的不许可照片,右侧书写“支那正规兵的死体”,意思是国军战士的遗体。像这种尸体照片,往往会引起部分日军士兵的厌战情绪,所以军方将其列为不许可照片。这些照片都是侵华战争时期,由日本的从军军记者所拍摄的。日本军方为了控制战时舆论,所以严格把控着新闻审查制度,由陆军省、海军省和情报局以极其严苛和机械的标准新闻照片进行审查。(来源:网易新媒体)

图为相册中一张翻拍的不许可照片,左侧书写“支那正规兵的死体”,意思是一些阵亡的国军战士遗体。正如之前所述,军方为了防止战场残酷的一面影响营中士气,于是禁止流通。除了涉及军事情报等机密信息之外,反映日军侵华时期烧杀抢掠,被认为有损日军“形象”的,会引起士兵厌战情绪的照片,均被盖上了“不许可”印章,严禁对外发表。(来源:网易新媒体)

徐州会战时,日军士兵用刺刀处决俘虏的中国士兵。由于这一虐杀战俘的罪行已违反了国际法,所以军方将其列为不许可照片禁止传播。1945年日本战败时,军方为了掩盖战争罪行,于是下令“凡是战地拍摄的照片要全部烧毁”。但是总部位于大阪的每日新闻社没有屈从于军方的胁迫,他们将照片和底片偷偷转移至一个地下室内贮藏。(来源:网易新媒体)

图为相册中一张翻拍的不许可照片,右侧书写“崑山路附近的便衣队特 八月四五日”。意思是说这是日军便衣特殊战队。虽然有部分资料在此后的一次台风中,因水淹而遭到损坏,但仍有一部分照片和底片得以幸存。每日新闻社在1977年和1998年将这些照片集结成册出版,使这些几经磨难的珍贵史料最终重见天日,也为历史留下了日军累累暴行的铁证。(来源:网易新媒体)

这是网络上售卖的两本关于不许可照片的写真集,左边是日本在1977年发行的,右边是日本在1965年发行的。日本的大阪新闻社在1960年代至1970年代之间,第一次将将这些照片集结成册出版。1998年,大阪新闻社出版了最新的不许可照片图集,使这些几经磨难的珍贵史料最终重见天日,也为历史留下了日军累累暴行的铁证。而2014年轰动网络的不许可写真系列图片,基本是1998年公布的那批。(来源:网易新媒体)

在这本相册中,几张不许可照片与1998年公布的那一批很相似,角度非常相近,而且清晰度极高。这么大张的整页拍摄,这证明了这本相册的照片绝非从1998年书中翻拍的,而且也不可能翻拍自1960至1970年代的书籍,因为当时都是黑白页,而非彩页。而且根据其他照片的磨损程度和特征来看,这本相册应该属于同一时期的照片。所以笔者推测,这名相册主人极有可能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托在大阪新闻社的朋友翻拍的一些不许可照片。毕竟物以稀为贵,这种照片属于应该被销毁和禁止传播的稀罕物,所以能搞到这种照片实属不易,于是贴在相册留存。(来源:网易新媒体)

图为相册封面,右上角贴着一张翻拍的战时日本海军志愿兵募集海报,下方贴着一张火车的照片(非常多的日本人很喜欢研究铁路历史)。(来源:网易新媒体)

这位应该就是相册主人,他出现的次数最多,而且在个人照片旁有书写时间。这张照片写的是“十年”,应该是昭和十年,即1935年。看相册主人此时已是中年模样,所以推断他应该出生在1900年左右。这也更证实了他不太可能将1998年的照片翻拍下来贴在相册,试想一位百岁老人,哪还有“闲情逸致”将不许可的残忍照片贴在几十年未使用的相册里。(来源:网易新媒体)

在这张大幅合影中,相册主人坐在第一排左起第四位,看座次顺序,应该是一位比较中心的人物。而坐在第一排正中央(即相册主人右侧)的男子,看形象就知道是一位出身很好的高层,在座诸位中,只有他的左胸口带有一枚徽章,说明他的职务应是照片内所有人中最高的,应该是相册主人的上司。(来源:网易新媒体)

关注我们: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西部摄影在线官方微信(baophotovest)

qrcode_for_gh_6e2c18dfa2b5_258

  •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互联网,于3年前,由baos整理发表,共 1735字。
  • 原文链接:点此查看原文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