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最后一家胶片摄影店,依然在这里等待

坐落在九龙油麻地北海街17号二楼的这家店叫“善美影室”,它是香港最后一家胶片摄影馆,林国盛是它的主人。林子祥、罗家音、张家辉、汪明荃等响当当的明星,都曾经在这家影室照过相。这里见证过香港的光辉岁月,也目睹了新旧摄影技术的更迭。

“哗”的一声,林国盛娴熟地从头顶拉下两把反光伞,调整好相机位置、对焦。走向客人说笑的同时,顺手将客人的衣服整理好。

走回原处,招呼着正襟危坐的客人,“好,看看这儿”。歪着头微笑做示范,“头放好,笑一笑”。用手指着左右方向,“向这边转多一点”,“好,没错”然后毫不犹豫地按下快门。

这样一气呵成的系列动作,林国盛做了快50年。坐落在九龙油麻地北海街17号二楼的这家店叫“善美影室”,它是香港最后一家胶片摄影馆,林国盛是它的主人。

手握老古董哈苏相机的林国盛正准备为客人拍照

前香港专业摄影师协会会长卡尔斯滕·歇尔(Carsten Schael)认为数码摄影如今已经全面超越了胶片摄影,“(继续使用胶片)其实是固执,因为他们不愿尝试新的事物。”

然而就是油麻地北海街上这个固执倔强的老头儿,让我心驰神往,一次次前来。

五月初,我再次来到佐敦。从安静的北海街转进去,稍走几步就看见“善美影室”古朴的蓝色招牌。若非轻车熟路,这毫不起眼的楼梯口轻易就会被错过。

在这之上是一面迎风飘扬的绛红色旗子——“尖尖照相”(“善美影室”的前身),旗子褪了色,可以窥见时间流逝的强烈历史感。林国盛在招牌旁早早地写好了“非数码相”提醒客人,怕是无数急吼吼的顾客爬上楼,进店后发现是胶片摄影店,败兴而归吧。

林国盛懂得感恩,尖尖照相的招牌永远在善美影室之上

整个四月,我多次叨扰林国盛师傅拍摄视频作业。五一从上海家中归来,特意买了鲜肉月饼带给他们尝尝。走上几级台阶,光线遍暗了下来,这或许是香港老式唐楼的通病。逼逼仄仄的环境,平添几分紧迫感。

店铺位于楼上,香港人口中的“楼上”多指的是二楼。这些年来香港租金不断上涨,许多老店都被迫离开底楼的店面,选择楼上租金较少的房产节约成本。贯常情况下,一间小铺头的每月租金也要两万港币以上。

一路爬上去,橱窗里贴着年轻学生的毕业照、新婚夫妇甜蜜的结婚照,或是明星们正襟危坐的证件照,年代感都在这些泛黄的照片里面晕开来了。

经过时间洗礼的影室门口

店门口的铁闸敞开、木门半掩着,门上贴着一张字条,“请摇手铃”。往常过来,店里常常只有林国盛一人,偶尔他的学徒石贵南(人称“阿南”)也在。

未曾想,周二的午后店里竟丝毫不显冷清,反而因为有一家人来拍摄全家福而热闹得很。《明报》的记者和摄影师在一旁采访拍照,林国盛在为客人整理衣服领口,林国盛的妻子张罗着填单子。我正站在门外担心自己会否打扰他们,阿南眼尖看到了我,将我拉进门内。

为了保护这老古董一般的哈苏相机,店里冷气一直开得很足。想来是要接受采访,原本一直着一件橙色“游泳协会”T恤的林国盛,换上了白衬衫,整个人又精神不少,很难看出今年他已近古稀。

善美影室一直保持着当年尖尖照相的摄影棚原貌

林国盛读过中五(高中二年级)之后,因成绩不佳,升学可能不大,于是到影楼做学徒。随后他辗转来到尖尖照相打工,当时的店主包吃包住,他不需记挂房租或是柴米油盐,每天早上十点钟做到晚上十点钟,一个月只能回两次家,不论是拖地还是晒相都简单快乐。

善美影室的前身即是彼时风靡城中的尖尖照相,这里见证过香港的光辉岁月,也目睹了新旧摄影技术的更迭。林国盛对尖尖的感情也很深,幼时爸爸带全家来,“我们大家都穿得很漂亮,新鞋子新衣服,头发也梳得很整齐,来拍一张家庭照。”

  •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互联网,于3年前,由baos整理发表,共 1446字。
  • 原文链接:点此查看原文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