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驾车旅行之旅途素描

在云南中甸住了一晚后,8月21日晨便向北进发。车行了7小时到达德钦城,马不停蹄地转车去朝拜梅里雪山顿现眼前。

梅里雪山,海拔6740米,至今无人问鼎,其神,其奇、其险已引起全世界的关注。91年1月3日,中日联合登山队一行13人(其中11名为日本大学生)被30万吨崩塌的白雪夺去了生命。雪山在云雾中仿佛是被施了魔法、变幻莫测。雪山脚下经幡随风飘扬,藏民们把大自然奉为神灵,有绕大山几神湖磕头等的习惯,把人气全然地融合于自然中,这也是一种和谐。

11德钦再返中甸,23日去丽江。沿途见树林被山由的云雾浸润,很是可爱。细看,树吐尖都盈莹着一粒粒小水珠,她们像无数的生命,睁大眼睛瞧人。她们有时候是雾,从四面八方簇拥着你,使你有种被抚慰、被滋养的感觉、通体舒泰。慢慢地她又从你身边掠过,缓缓地上升为片片祥云,点缀在一碧如洗的蓝天上,让你赏心悦目。再不她干脆就变成雨点,疏疏落落地洒遍山川田野。到冬天她又变成漫天的飞舞的雪,使你极目之处尽裹银装。更叫绝的是她还能变成冰,洁润纯滑,剔透玉洁。千万别小瞧了这一滴滴的水珠,她也是大自然的造化。虎跳峡、龙雪山、去杉坪,一路景色美不胜收,流连记返。然而最动人心魄的还是空中变幻莫测的云团,仿佛要和宁静的大地抗衡。蓝天白云间时而会有阴森可怖的黑影,来切割清纯的空间,大地凝固了,就只剩下天上黑云白云的较量,这或许就是洪荒的宇宙之美吧。我想,在地球生命终止之时,会分裂几多碎块,并不时地被更大的天体所吸12附,空中发出撕肝裂帛的巨响,这会是一种何等壮观的景象!脑海中不由的响起霍尔斯特的行星组曲和孛斯特死亡之舞的旋律。

下午6时到丽江。这座古城里随处可见曲折的石板路、潺潺的小溪、默默的雕楼粉墙,面对这傍时的朦胧,由衷赞叹!入夜,施舍的主客们围着火盆跳起了纳西舞蹈,红灯、红火映着微醺的红脸,酒不醉人人自醉啊!几天的劳累随着歌声飘得无影无踪。

早晨,打的去大索道滑雪基地。在海拔4500米处见到了大冰山。这里空气稀薄、寒冷刺骨,但岩石间依然有极绿的小草块顽强地驻足在裸露的岩石间,这就是生命。在这大自然鬼斧神工的造化面前,多日来的旅途艰辛忘得一干二净。这里有澄碧透澈的空气足润我肺,有晶莹的冰石足清我目,有空廓的回响足悦我耳,只可惜没有沸沸扬扬的白雪来慰我情。……盘恒了将近一切悄然隐没在水气中,缆车下行时竟一片混沌,我再次上天的眷顾。

坐火车到昆明,26日飞返上海。天晴若洗可视度极高,山川田野历历在目,金沙江曲曲弯弯显“几”字形在众山的环抱中行走,朵朵白云也在大地上投下娇妍妖媚的身影,仰府之间既观宇宙之大又察品类之盛,开心之极。我闭目自思,旅途的照片、文字只不过是自已感受的某种表现而已,其实真正美的东西是无法言传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